农历 设为首页

人工智能:既要“添柴”也须“灭火”

2018-09-21 02:50 来源:  中国健康网
A+ A-
  □首席记者 姚常房
 
  人工智能很热,热风频吹。但是,有一个现实情况不能忽略:临床医生参与度不高,缺乏成熟产品,应用率不高。“我们目前的正面环境很好,但应该明确哪里该烧得旺一点,哪里该灭灭火。”近日,在由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上海交通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等主办的医疗人工智能应用论坛上,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影像医学与核医学科主任刘士远,作为一名从事医学影像诊断工作30余年的专家如此呼吁。
 
  发挥医生的核心作用
 
  什么样的产品是临床上受欢迎的?这是人工智能首先要回答的问题。
 
  “人工智能首先要符合临床使用的场景,研发人员在研发之前最好到临床看一看,比如到影像科看看影像科医生是怎么读图、写报告的,只有符合医生的习惯,研发才是有前途的。”刘士远表示,对于任何AI产品,医生既是终端用户,又是启动者和源头。产品所要解决的问题应该是医生提出的,数据也在医生手里。然而,现在的产品检验环节,医生比较被动。医生参与少,了解少,产品的适用性就将打折扣。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游茂指出,目前的医疗人工智能企业相对缺乏医学相关专业背景的人才,影响了医疗从业者对人工智能的接受程度和应用。因此,尽管医疗人工智能市场火热,但缺乏成熟产品,应用率不高。他建议,创新建立激励机制,鼓励医疗从业者参与医疗人工智能的研究,使产品更加贴近医疗健康需求,提升应用价值。“AI是一个好工具,医生要拥抱它、宣传它、引领它,产品好不好用,要及时反馈,便于公司不断完善。只有大家一起努力,才能让AI在一个好的环境里像新生儿一样越长越壮,将来能够更好地服务人类。”刘士远说。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有个人工智能产品现在很受欢迎,它的来源却是实践中的“瓶颈”。该院副院长王育表示,电子病历化成医疗大数据,一定要采用格式化数据,但是数据采集会涉及方方面面的隐私。以前用人工过滤,不仅工作量非常大,而且过滤当中有遗漏,所以在大数据时代靠人力基本上不可能完成这项任务。为此,我们利用人工智能进行大数据的治理和数据隐私处理,设计产生了一个AI引擎,它可以对不同的编码进行标准化处理,把不一样的数据转化成标准化格式。
 
  有人担心,人工智能的加入会让年轻医生失去锻炼机会。对此,刘士远以肺结节检测为例说,这个问题就像开车一样,以前老司机开车要记路线,现在都有电子地图,都会用导航,80岁的人同样可以驾车上路。肺结节的识别发现一样,未来医生的精力应该投入到对结节的判断上,而不是找有没有结节。
 
  要有标准和评价
 
  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介绍,美国食药监局FDA的放射健康部门1998年已经开始监管计算机辅助识别系统,欧盟在2016年12月发布了《机器人民事法律规则》。尽管我国制定了《人工智能辅助诊断技术管理规范(2017年版)》,但人工智能辅助诊断的准入标准目前还没有形成,很多医疗器械、人工智能产品也没有正式注册审批,这对应用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不少专家呼吁,设定人工智能进入该行业的准入标准和行业规则,减少盲目尝试造成的资源浪费、市场混乱。同时,也要建立起广泛认可的评价体系,这种评价要有相应的质控检查和管理制度。
 
  游茂表示,由于健康医疗大数据维度大、结构复杂,以及我国尚未制定健康医疗大数据质量标准、评估指标和保障体系,数据质量无法保证,也无法对人工智能决策支持应用进行数据、算法、计算的验证和评估。另外,标准化程度较高、医疗水平较高的医院,对数据开放共享普遍有所顾虑,这制约了人工智能应用获取高质量、多来源的医疗数据,导致医疗人工智能应用起点不高,整体质量堪忧。也正是由于很多数据库质量参差不齐,导致产品不稳定。因此,有专家表示,“提高所有产品普适性很重要,我们不能自娱自乐,虽然有的模型拿出了非常好的数据,但是换了其他的数据评价是不是依然好,这是要回答的问题。”为什么大家不愿意贡献数据,刘士远说,因为目前数据不能真正溯源,一旦拿出去,就不是自己的了。然后是数据的伦理问题,需要相应的部门立法,出台一些管理法规、制度。
 
  刘士远表示,行业内标准迫切需要统一,比如,脑出血图像的辨识需要大家达成一致的认识,描述术语、标注、量化等都需要统一。但是,现在大部分公司都是让各自的合作医生自己研究,研究方向有可能是对的,但也有可能走了偏路。他建议,做之前要先成立一个专家组,形成专业术语、图像识别、标注等的共识。游茂呼吁,推动医疗人工智能应用评估第三方机构发展,建设标化可靠的模型评估模拟验证平台,开展人工智能系统智能化水平评估。
 
  另外,“对于人工智能发展,政府的推动必不可少。”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健康科技创新发展部副主任何达说,日本政府去年召开了人工智能推进恳谈会,详细地讨论了人工智能适用的领域,需要政府、企业、社会环境准备哪些基础设施,以及在健康领域应用人工智能有没有效、是不是安全,并制订了4年行动方案。“这一点值得我们借鉴。”何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