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 设为首页

疫苗的心酸苦泪史:冤屈误解我无奈

2020-01-10 19:41 来源:  中国健康网
A+ A-
  □广西壮族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医师 卓家同
 
  故事一:某天下午,一位家长打电话跟我说,他家8个月大的孩子下午发烧了,诱因就是上午接种了麻疹疫苗。现在应该怎么办?我跟他说,上午打麻疹疫苗,下午发烧,与打疫苗没有关系。这是偶合现象,即使不打疫苗,孩子下午也可能会发烧。现在尽快带孩子到医院就诊,对症处理就行了。到了第3天,孩子果然没事了。因为活疫苗(如麻疹减毒活病毒)要6天~12天增殖才引起免疫反应的发烧,而死疫苗需要更长时间。如非疫苗成分接种当天即发烧,通不过Ⅰ期临床试验,不会制成疫苗更不会上市使用。
 
  故事二:一名2017年7月出生的小孩,在3月龄时四肢肌张力稍高。2018年3月,该患儿睡觉前出现点头抱球样动作,伴随哭闹,成串发作,每串3次~4次,平均2天~3天发作一次。脑电图异常,脑地形图在右侧枕区有尖波和尖慢波。医院诊断为癫痫-婴儿痉挛症。家长说是由于2018年3月10日接种第三针百白破疫苗所致。但该小孩母亲在怀孕13周+6时检查21-三体综合征(唐氏综合征),显示为高风险。11周~13周+6血清学筛查唐氏综合征检出率为85%,风疹IgG抗体为阳性。这证明该患儿的癫痫-婴儿痉挛症是由于怀孕早期的风疹感染。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的资料认为,百白破疫苗(DPT)引起脑病的危险性可能为零。因此,鉴定结论为“此儿童患的小儿痉挛与百白破疫苗第三针接种无关”,只是小儿痉挛是癫痫的一种,3月~7月龄高发,与百白破接种时间重合。
 
  故事三:一名6岁女孩多次治疗的病例均主诉:2017年5月某日上午9时向另一学舞蹈的同学学下腰动作,即出现腰痛、双下肢乏力,午睡后发现无法起身,次日凌晨3时许出现漏尿,之后瘫痪。家长将患儿的病因归咎于7天前接种的白破疫苗。神经科和儿科两位临床专家专门诱导性询问家长,试图引出该小孩当天能正常下楼梯上学,而推翻多次诊疗的主诉,以证明是由白破疫苗接种引起的。另两位管疫苗专家也加入其中支持(事后他们都说见小孩可怜而想帮其得到补偿)。这种专家“叛变”的不公正、不负责的态度,以正义的名义为他人获取便利的做法,会伤害到绝大多数人的真正利益。殊不知,白破疫苗不会引起脊髓损伤,而且即使引起神经损伤,最多是在腋窝附近背丛神经,而且也不会24小时内到达症状的顶峰,至少需要7天~10天才能进展到顶峰。此例患者在下腰动作之后24小时内症状就达到顶峰。因此最后鉴定结论“该例不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家长需要注意的是,小孩8岁前最好不学后仰下腰动作,因其会损伤脊髓,有瘫痪的可能。
 
  故事四:患者张某于2013年10月12日被家犬咬伤右下肢。张某于2013年10月17日上午自行到镇中心卫生院要求接种狂犬病疫苗。他在签署知情同意书的前提下,按程序分别于2013年10月17日、10月24日和11月7日在上臂三角肌肌内接种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每次留观30分后均未见异常。20天后,张某因发热、双下肢麻木、瘫痪和难排大小便到医院住院治疗,并因11月15日请教授会诊时的一句“亦不能排除狂犬病疫苗导致变态反应诱发的可能”而索赔。家犬咬伤患者右下肢(咬伤人的家犬已经死亡并已被深埋),未按规范及时处理伤口导致感染,也未及时接种狂犬病疫苗,5天后虽接种狂犬病疫苗,但未注射狂犬病免疫球蛋白。发病初期,伤口出现感觉异常,并出现发热、尿急、尿痛,双下肢无力、右下肢麻木,右侧T6节段水平以下及左侧T6-T12水平痛温觉减退,继而出现四肢进行性瘫痪、胸闷、呼吸困难和昏迷,感觉异常、尿便难排,无明显三恐征(极度惊恐、恐风、恐水),符合麻痹型狂犬病(又称哑巴型狂犬病)的临床表现。该批次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累计接种390人份,除了张某外,未接到其他异常报告。鉴定结论“此例为犬咬伤导致的麻痹型狂犬病(哑巴型狂犬病),与狂犬病疫苗接种无关”。
 
  综上所述,疫苗是在人类繁衍生息的过程中,从观察推理以及经验证实而发现的能预防传染病的自然物质,进而经巴斯德发现培养能减毒而又保持免疫原性而人工制成疫苗。其在短短的100年进程中消灭了天花,几乎根除了脊髓灰质炎,也严格控制了麻疹、百日咳、白喉和新生儿破伤风,更使得我国摘掉了“乙肝大国”的帽子。当今疫苗生产已经严格规范,又有规范的监管追溯,其安全性不容置疑。但随着疫苗伤害补偿机制的建立和完善,也出现一些对疫苗误解冤屈的事例和滥用现象。希望通过健康教育的普及,能保证疫苗预防接种的安全和有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