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 设为首页

大口呼吸 也能要人命

2018-11-09 16:05 来源:  中国健康网
A+ A-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教授 谭先杰
 
  上周六晚上,我在飞回北京的航班上做了一回救急医生。当时我用飞机上的清洁袋,捂住一个“快要憋死了”的人的口鼻,使她很快获救。飞机上的人对我的举动非常不理解,甚至质疑我,“让缺氧的人更缺氧”,这是什么道理?
 
  突发状况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患者是一位年轻的妈妈,带着一个半岁多的孩子,在飞机即将着陆时突然出现了头晕、恶心等状况。开始我以为是普通晕机,然而,我很快发现情况并不是这么简单。这位年轻妈妈的喘息却越来越重,苍白的脸上淌下了汗珠。她说,手要抽筋了,快抱不住孩子了。
 
  听到说手要抽筋了,我的脑袋嗡的一声:这几乎是几个月前发生在我们病房的那个惊险场面的翻版。因此,我有了初步诊断。
 
  我请乘务员找一个塑料袋,她们似乎理解了我的意图,却一时找不到。情急生智,我让乘务员撕开一个清洁袋,准备把它扣到年轻妈妈的脸上。
 
  我有我的道理,但年轻妈妈却剧烈反抗。她痛苦地喊:“你快拿开,我都憋死了!我不要!”
 
  周围的人也用怀疑甚至是惊恐的眼神看着我。我赶紧大声说:“我是医生!回头再给大家解释!”
 
  我自曝医生身份后,大家收回了一些怀疑的目光,但年轻妈妈仍不愿意让我用纸袋罩上口鼻。我只好拿着纸袋,离开她的口鼻有一小段距离,同时让她放松,不要做深大呼吸,如果能憋一会儿就更好。我用毋庸置疑的口气告诉她:“放心!你憋不死的!”
 
  为了减少年轻妈妈的恐惧,我把纸袋离她的嘴稍微远一点,让她没有口鼻被捂住的感觉。尽管袋子是远了点,但她呼出的气体仍然会被口袋挡回来,然后被她重新吸入。这在理论上是正确的,在实际上是需要的。
 
  这时,有一个人问我是哪家医院的医生,我脱口而出:“我是协和医院的!”我之所以没有遮遮掩掩,主要是想利用“东家”的名气来让病人更加放松,让大家放心,仅此而已。
 
  几分钟后,年轻妈妈就说感觉好了些,她抽搐成一团的手也放松了不少。情况稍微缓解后,周围人问我为什么要用纸袋子罩着她的口鼻,她岂不是更加缺氧,更加难受?
 
  于是,我把几个月前我院内科总值班医生讲的内容,给大家讲了出来。
 
  我去帮忙
 
  这是一种特殊的危险情况,叫做过度换气综合征。
 
  带着孩子的年轻妈妈可能是太紧张,飞机下降时自己感觉有些不舒服,又担心自己身体出状况孩子没人管,于是越发紧张,大口呼吸,呼出了大量二氧化碳,导致体内二氧化碳浓度下降,出现了一种危险的病理情况——呼吸性碱中毒。
 
  人体内环境是需要维持酸碱平衡的,二氧化碳在体内与水结合形成碳酸。如果缺氧,二氧化碳过多,就会形成酸中毒,比如有呼吸道疾病或者终末期的病人。相反,如果体内的二氧化碳过少,碳酸就不足,就会形成碱中毒。
 
  呼吸性碱中毒时,血液中钙离子与白蛋白的结合增多,使游离的钙离子浓度下降,人就会出现神经、肌肉应激性增高,感到口周和四肢发麻、肌肉痉挛、耳鸣等,可发生手足搐搦症,甚至全身惊厥发作,如果处理不及时,会很快危及生命。
 
  年轻妈妈由于紧张而大口呼吸,把体内的二氧化碳排了出去,造成缺二氧化碳,所以我要用袋子罩住她的嘴,让她把自己呼出去的二氧化碳再吸入到肺内,提高血液中的二氧化碳浓度。纠正了碱中毒后,她的手足抽搐自然就缓解了。
 
  圆满结局
 
  下飞机前,乘务长送给我一个小礼物,说感谢我在飞机上给乘客提供的帮助,还传授了医学知识。她说虽然在客舱应急复训中也培训过关于过度通气的问题,但不知道其中的医学道理。而且,有医生在场,医生说话比他们乘务员管用得多。
 
  我一直认为,虽然现在提倡循证医学,但医学在某种程度上还是经验科学。有些事情,有些病,只有你见过、听过,脑子里才有这根弦,才会想到,才会处理,才敢处理。
 
  这是我第四次参与“抢救”乘客,却是唯一一次实实在在利用专业知识,挽救了有“濒死感”的乘客的生命。这也是我分享这个故事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