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 设为首页

给老龄化开一剂药方

2018-10-24 16:24 来源:  中国健康网
A+ A-
  □记者 甘贝贝
 
  10月是全国敬老月。10月20日在京举行的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2018年学术大会,发布了《新时代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发展报告(2018)》。《报告》指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是我国的一项长期发展战略。现阶段,应以制度准备、体制完善、政策体系、环境建设、老龄化国情教育等为抓手,构筑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体系和顶层设计。
 
  构建保障和支持两大体系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刘维林表示,我国是人口老龄化程度较高的发展中国家。“老龄化不是洪水猛兽,既是我国发展面临的严峻挑战,同时也蕴含着重大机会。应及早制定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顶层设计的国家中长期战略规划。”
 
  专家指出,《报告》在应对老龄化上给出了两条清晰的建议。
 
  一是完善健全养老保障体系。针对贫困、疾病和失能等风险源,尽快补齐养老体系中的短板,为老年人提供日常生活照料和长期护理服务,同时关注地区间发展不均衡的现状,制定差异化的社会保障政策。从增加公共投入、激发社会活力、提升社区功能等方面着手,建设社会养老服务体系。
 
  二是大力建设老年健康支持体系。在制度保障上,以《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为主要依据,加快推进配套性、实施性政策法规的制定进程;在资源供给上,政府要加大对老年人口的资源投入。
 
  96岁的我国人口学、老年学奠基者邬沧萍教授说:“新时代背景下,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要统筹协调推进,兼顾人口、生育、养老、医疗、健康等多个方面的因素。同时,要在全社会传播积极老龄化的观念,共谋健康老龄化。”
 
  寻找抵御失能风险屏障
 
  发展长期照护服务是我国积极应对老龄化挑战的重要举措。《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青岛等地先后实施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保险覆盖数超过3800万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在我国开展时间较短,由于各地经济条件和制定标准的不同,受保人享有的报销比例和额度有不小的差距,但其对于抵御失能风险建立起一道屏障。
 
  《报告》撰写者之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杜鹏说,试点地区建立起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对推动资源优化组合,特别是促进社区、居家照护能力提升,推动养老机构和护理机构的产业发展等产生了直接效果。但由于主要以医疗保障和财政资金作为主要筹资渠道,随着失能、半失能人数的迅速增加,护理保险基金将很可能面临超支风险。下一步,应在吸取国际和我国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建立独立于医疗保险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以社会保险为主,商业保险作为补充。
 
  医养结合应满足多元化需求
 
  “医养结合是医疗和养老两个领域在管理理念、服务能力和专业人才等多重层次的深度融合,推进医养结合是我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重点之一。”杜鹏说。
 
  《报告》指出,原国家卫生计生委、民政部分别于2016年6月和9月确定第一批、第二批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从实践结果看,各地的探索虽然取得一些成功,但同时面临着医保支持力度不足、机构条件设施有限、人才短缺、制度障碍、需求与供给难以有效对接等问题。相对城市,农村的医养结合工作尚在起步阶段。
 
  医养结合服务体系的构建需要关注不同老年人个体的多元化需求,具体应涵盖健康教育、疾病预防、疾病治疗、康复护理、长期照护、临终关怀等。医养结合的载体也不应仅限于医院或养老院,要把家庭、社区、医院、养老机构、护理机构等资源有效整合起来。要实现以上目标,需协调相关部门利益,打通医疗、护理、养老照护间的转介机制。
 
  人才队伍是必要支撑
 
  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可持续运行、医养结合服务的顺利推动,需依靠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的支撑,其中人才是关键。《报告》指出,以我国长期照护人才(养老护理员)为例,队伍缺口大,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养老需求。结构不均,突出表现为护理人员平均年龄大、学历低、专业技能差,且基本集中在城镇地区,农村专业的护理人员尤其匮乏;管理不规范,持证上岗率低,很多人甚至没参加过岗前培训,往往是边干边学;流动频繁,缺乏职业认同感等。
 
  2014年6月,民政部等9部门联合发文,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立以职业教育为主体,应用型本科和研究生教育层次相互衔接,学历教育和职业培训并重的养老服务人才培养体系”。从地方推动看,截至2017年6月底,北京、安徽、福建等地出台了养老护理员专项培养培训文件或方案。已涌现出院校培养、政府依托基地培养、校企合作、校政合作、医企合作、养老企业和机构自行培养、社会组织培养、专业培训机构培养8类模式,将有助于缓解人才匮乏局面。
 
  链接
 
  《报告》指出,我国人口老龄化国情具有5个特征:一是规模巨大。2013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超过2亿,预计在2025年和2033年分别达到3亿和4亿,2053年将升至峰值4.87亿。二是速度快。老年人口在2003年~2020年迎来第一个增长高峰,平均每年净增至少620万;2021年~2040年将迎来第二个增长高峰,平均每年净增超过880万;2041年~2054年为波动增长阶段,平均每年净增约335万。三是高龄化明显。据预测,到21世纪中叶,我国80岁及以上高龄老年人口将超过1亿,约占老年人口总数的22.3%。到2050年,我国高龄老人数量将相当于世界上所有发达国家的高龄老年人口数量总和。四是发展不均衡。21世纪,农村人口老龄化程度将始终高于城镇。五是波动性大。当不同出生队列的人口相继步入老龄阶段时,新增老年人口规模就会相应地出现波动,使得老龄化的发展速度表现出时快时慢、时缓时急的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