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 设为首页

互联网医疗定价 期待三方共赢

2019-09-10 15:48 来源:  中国健康网
A+ A-
  □首席记者 叶龙杰
 
  近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提出将“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纳入现行医疗服务价格的政策体系统一管理,并对符合要求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实行医保支付。业界普遍认为,此举将推动我国“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发展。
 
  “互联网+”医疗服务收费将有章可循
 
  2018年4月,国务院出台《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提出,鼓励医疗机构应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拓展医疗服务空间和内容,构建覆盖诊前、诊中、诊后的线上线下一体化医疗服务模式。随后,国家卫生健康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制定了《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对相关内容进行了具体规定,明确“互联网诊疗是指医疗机构利用在本机构注册的医师,通过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互联网+’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在政策的推动下,“互联网+”医疗服务在我国逐步普及。当前已有越来越多的村医能够通过音视频采集设备、电脑等联通乡镇卫生院、县医院,实现对患者的联合问诊;卫生院将心电图、影像检查数据等传往上级医疗机构,解决了缺乏诊断医生的难题;县医院的医生通过远程会诊中心,向省级、国家级医疗机构的医生介绍疑难重症患者的病情,为抢救患者赢得了时间和机会。同样,也有更多的患者在家中点击鼠标或是滑动手机屏幕,开始接触互联网医院,通过网上问诊获取常见病的解决方案。
 
  随着时间推移,“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定价问题开始浮现。记者观察发现,由于缺乏相关的定价规范和标准,一些地方尽管配齐了设备、提出了工作要求,但“不敢收费、不知道怎么收费”仍导致网线两端的医疗机构缺乏积极性。一些地方先行出台了收费标准,但由于没有纳入医保支付,患者的接受程度也打了折扣。
 
  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制定“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针对行业主管部门准许开展、临床确有实际需求的远程医疗服务收费问题,给出了“能用、管用”的具体解决方案,也留出了地方具体操作和探索的空间。
 
  来自公立医院的多位受访人士均表示,国家医保局发布《指导意见》,明确了从立项到收费再到医保支付的具体政策,使公立医疗机构有偿提供“互联网+”医疗服务有章可循。此外,对过去可收费、不可收费的模糊地带进行了明确,在保护患者价格权益的同时,也有利于引导公立医疗机构将有限的医疗资源投入到患者有真实需求、临床有真正价值的方向上去。
 
  政策的形成兼顾线上线下公平
 
  国家医保局明确,在新的医疗服务价格机制尚未建立的情况下,按照“不立不破”的原则,在现有政策框架内,坚持线上线下公平,形成具体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医保支付政策。
 
  “价格制定要兼顾线上线下公平,不是简单机械的线上线下同价,而是要从成本构成、服务价值、资源配置等角度,深入分析线上线下的联系和区别,综合考虑线上线下医疗服务的比价关系和价格水平。”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从成本构成而言,医疗服务的共性成本应该一视同仁,硬件配置等额外成本可以合理区分。从服务价值而言,线上线下的比价关系应该和服务效果相匹配,有的服务依赖近距离观察和接触,线上服务无法达到理想效果,不能因为冠以“互联网+”的噱头,就盲目给予更高的价格。
 
  “《指导意见》明确对公立医疗机构提供的互联网复诊服务,收费标准不区分医务人员级别,目的就是希望高级别医生更多把时间精力聚焦在疑难重症方面。”上述相关负责人表示。
 
  根据《指导意见》,“互联网+”医疗服务以项目为主收费,价格制定调整权限在省级医疗保障部门。具体而言,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依法合规开展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医疗保障部门主要按项目管理,未经批准的医疗服务价格项目不得向患者收费。对营利性医疗机构提供“互联网+”医疗服务,《指导意见》给予了充分的价格自主权,提出可自行设立医疗服务价格项目。符合条件的项目,可以纳入基本医保支付范围。
 
  “一旦医保开始支付远程医疗服务,远程医疗需求会进一步释放,服务数量可能会呈几何倍数增加。”好大夫在线CEO王航表示,相关规定明确了基本医保保基本的方向,有助于防止医保基金滥用,同时也给营利性医疗机构的发展营造了市场空间。
 
  制定合理价格将是下一步“看点”
 
  据了解,国内多个省份已经在“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上进行了先期探索。比如,2016年,贵州省将9个项目的远程医疗服务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该省规定,远程单学科会诊医保基金支付政策为省级主任医师每次收费不超100元、副主任不超80元,多学科远程会诊国家级每小时不超1200元、省级不超320元、市级不超270元;远程心电诊断、远程影像诊断等按对应现行医保报销类别报销;病人及家属单方面要求进行的远程会诊费用不入医保报销范畴。
 
  业内人士透露,尽管一些省份先期进行了实践探索,但整体效果并没有充分显现。原因主要在于没有充分反映实际成本,难以调动参与各方尤其是医务人员的积极性。
 
  “医保支付价格是一个项目的完整费用,最终还要分配到邀请方、受邀方及技术支持方等多个主体或涉及同一主体不同部门,因此其实际成本是与线下医疗服务项目不同的。”中日友好医院医务处副处长、国家卫生健康委远程医疗管理与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卢清君表示,价格测算方式是各项支撑政策的前提,制定符合医院现实情况的价格测算方式,对于调动各方积极性、促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常态化运行、助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具有保障意义。
 
  据介绍,自2015年以来,中日友好医院年平均远程会诊量超过5000例次,该院向北京市医保局提出的备案价格为每例3000元。“这个价格看似很高,但会诊的都是疑难重症患者。综合考虑北京之外患者的交通、生活成本,实际仍能给患者和医保省下不少钱。同时,每一例会诊也是对基层医疗机构规范诊疗的培训,叠加了更多的价值。”卢清君表示,类似的价格能否被各个省份医疗保障部门接受,将是下一步工作的“看点”。
 
  卢清君说,下一步,医疗机构与医疗保障部门还需有密切的沟通。他同时也乐观地表示,根据《指导意见》,“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制定将执行动态调整机制,最终呈现的结果肯定会朝着医疗机构、医保部门、患者3方共赢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