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 设为首页

陈韵岱:今天,我们该如何做一名好医生

2020-03-14 01:40 来源:  中国健康网
A+ A-
陈韵岱,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解放军总医院研究生院院长、第一医学中心心内科主任。全军心血管内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牵头国家及省部级课题13项,获国家发明专利5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近5年来,以第一或通讯作者发表SCI 86 篇,IF最高18.4。担任《Journal of Geriatric Cardiology》杂志主编,主编专著8部。
抗击新冠肺炎前线,医务人员在工作间隙在脸上贴“人工皮”,以减轻护目镜和口罩对脸部的压力。新华社供图
 
  在新冠肺炎肆虐的几个月时间里,有无数医护人员用自己的妙手、仁心和骁勇为我们筑起了一道令人安心的防线。这些天,我们耳边流传着一个又一个闪耀着医师职业精神光芒的感人故事,它们每一个都在印证着《医生宣言》中的那些神圣字句。然而,任何壮举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产物,好医生也不是一天炼成的。那么,怎样才能被称为是一名好医生呢?前不久,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心内科主任、研究生院院长陈韵岱在该院“人文讲坛”上围绕此话题作了主题演讲。——编者
 
  如何做一个好医生?或者说,如何做一个同时兼备临床技能和科研能力的好医生和好的医学科学工作者呢?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首先请大家反思, “好”与“一般”之间的差异是什么?
 
  首先,好医生要有定位。在你心目中,一个只关心临床技能,做好每天的基本工作,很少关心科研上的最新进展或探寻创新的人,他是不是一个好医生?第二,要成为一个好医生,你发自内心的愿望到底有多强烈?尤其是当大家遇到挫折或迷茫的时候,一定要问一问自己。第三,我们要成为这样的一个好医生有多难?到底怎样才能成为卓越的好医生?
 
  1你的付出和努力要与你当好医生的愿望成正比
 
  大家知道,吴阶平教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备受业内同行仰慕的前辈。吴教授是临床出身,他的医学教育的核心思想有“三个标准”和“四种精神”。
 
  “三个标准”是要有“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和“艺术性的服务”。“四种精神”的意思是,你要达到前面这三项标准的话,就要具备“献身精神”“创新精神”“求实精神”和“协作精神”。
 
  我身边曾有一位很资深的医生说过:“没有奉献,大家就不要做医生。”因为医生与生俱来就是一个要奉献的职业,所以吴老把它作为最重要的一点提出来。另外,“创新精神”被吴老放到了第二位。在学习基本医学理论时,我们的生化、病理、病生,所有人体已知的一些奥秘和知识,大家都要去掌握和遵循,其间或许并没有要你创新的地方。可为什么吴老说创新如此重要?这是需要我们思考的。接下来的“求实精神”,是指回归人和生命以及科学本身。最后是协作精神,要懂得优化各方面的资源。
 
  所谓“好医生”,其实归纳起来就是,要最大程度地让病人得到身心的康复。你最终的目标,应该像挂在美国的克里夫兰和梅奥这样国际顶级医学中心建筑物墙上的那句话一样:“patient first”,患者是第一位的,人和生命是第一位的。因此,要符合上述三项标准,又要秉承四种精神,就需要百倍的努力。你是选择一种享乐的生活方式,还是成为一个好医生,成为最被需要、最被渴望和最能助人的人?这种人生之路的选择和愿望,必须要和你付出的努力成比例。
 
  当今社会的开放和技术的全面进步,让我们能非常幸运地面对一个如此庞大的服务人群,但同时,要成为一个当代的好医生也变得非常困难。我们常说,成为一个大师,应该要“人近佛、术近仙”,待己、待物都要善良,同时又要具有能把自己的善心和善意进行广泛传播的能力,这就是术。
 
  所以,我们才要求大家“德才兼备”,换句话说,就是好的医生是要修炼的。对于医学院校来说,医学生必须要宽进严出,毕业时,你的人文修养、伦理操守必须要有底限。
 
  我们国家的外科之父裘法祖院士,大家都知道他有四句话,叫“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三餐温饱,四大皆空”。有人会说,这太“佛系”了,我也得吃饭啊,也要有自己的“小确幸”啊!其实这很正常,你的这些想法都是任何一名殿堂级大师修炼过程中曾经面对过的。我们确实很难做到每一个阶段都尽善尽美,但是我们可以努力做到每天都有所进步。
 
  也有人会说,我当然想成为好医生,但同时也需要被人认可。没错,有时候,我们的医患关系确实有些不尽如人意,但其实很多好医生都是被“误解”出来的,一位好医生不仅要是善良的,有高超的医术,同时还得是能够经受得住委屈、挫折和打击的。
 
  2对病人的痛苦和期待真正感同身受,才能成为好医生
 
  怎样做一名当代的好医生,我总结了6个方面的原则。
 
  第一,要体现出细心和关爱。
 
  作为一个医者,不管是做临床还是基础,要有非常审慎、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要有敏睿的洞察能力。为什么都说医者是天使?正是因为你通过细心和关爱,才会给患者和团队一种担当,给人以好感和信任感。其实,在过去很多的医学教育中,是有对医者着装和谈吐的要求的。我们身处当今这样一个多元化的时代,大家可以在衣着上有自己的品位,但是在工作场合,当你面对你的服务对象,应该是要注意仪表的。如果你穿着拖鞋、短裤,那病人就很难给予你信任,即便你医术再高,但你没有注重对方的感受,失去了病人的信任,那又何谈宏伟的志向呢?
 
  大家可能很多时候会觉得,有的大夫技术很高超,但是人却很“冷”。其实,他们心里是很暖的,可是为什么会给人这样的印象呢?最直接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忙。其实我自己也走过这样的历程,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已经都说清楚了,怎么病人还在问我?
 
  其实,“耐心”,是作为病人和你完成沟通以及对你服务能力进行评价的非常重要的一条。在这一点上,我常常觉得自己态度已经不错了,但是我妈妈总是一打电话就提醒我,说“你说话太直接,要有耐心”。刚开始我还不耐烦,但现在慢慢理解了,尤其是很多时候病患都是老人,这种责任心和爱心就显得更为重要。
 
  另外,要恪守医师的职业精神。2002年《柳叶刀》杂志上第一次发表了《医师宣言》,2400多年前希波克拉底提出的宣言依然是21世纪医师宣言的活水源头。医师职业精神其实就是要达成我们跟社会的一种承诺。
 
  医师职业精神要求我们,仅有医学知识和医学技能是远远不够的,还要了解社会学、人文学等等,也就是说要了解你所服务的对象、其所处的医疗环境和整体的社会状态。职业精神的要求不仅体现在个人操守和职业道德方面,也体现在开处方,下医嘱以及手术适应症把握,病人术后康复的交待和咨询,长期的慢病随访和沟通等等方面。这也是为什么,医生不仅要考核医学技术,更要看其是否把病人以及受试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大家经常会说,哪个职业其实都会有一些问题,为什么就盯着医生的职业不放?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的服务对象是人,是生命。
 
  第二,要讲同理心、同情心。
 
  做医生,时间长了会有职业的麻木感和顿挫感,但不管何时,面对患者的痛苦、无奈和期待,我们都应该努力做到感同身受。
 
  作为一名心脏科医生,我们其实是要有非常强大的心理能力的。因为在这里,你经常会面对病人的故去,所以一定不能对生死的感受变得麻木。我曾对团队说过,评价我们团队的好坏、个人称不称职,我最看重的一点,就是大家的同理心。
 
  很多时候,因为一些医疗上的意外或是一些无法挽回的原因,病人的故去常常是令人无奈的。可是,还是有好多医生因此而难过、痛苦,但痛定思痛,他们还是会走出来,更好地总结和工作。
 
  我说这些,并不是让每一个人在经历病人故去时都觉得悲痛。我想说的是,我们只有常常去体会患者及其家人的生命境遇,才能激发自己更好地去救治患者的内在动力,你才能成为更优秀的人,救下更多原本可能救不了的人。同理心,是每一个医生的“必修课”。
 
  日常工作中,也可能会有这样的场景,孕妇在分娩过程当中很痛苦,会禁不住喊出声,这时如果冲她说:“喊什么喊?怎么别人都不疼就你疼?”我们回忆一下,这种话,可能大家会在忙碌和疲乏的时侯无意中讲出来,但这恰恰可能就会为医患信任蒙上阴影。
 
  所以,医学人文的作用就是要让医学更加人性化。我们常说一句格言,叫“偶尔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为什么叫“总是安慰”?就是让我们对患者多说些安慰、温暖的话。这种事情,其实只要我们想到,是容易做到的。
 
  第三,作为医者要有自信。
 
  如果你的性格中有选择障碍或者是畏首畏尾的特点,那我建议你作为医生一定要想办法克服和改变。个人的自信,其实归根结底来源于我们的勤奋、储备和基本功,同时,还要有很强的“抗击打能力”。我记得自己做住院医的时候,带教老师很严厉,经常在早交班的时候因为一个病历医嘱没有处理好,就不留情面地批评。每次被老师训完,我都觉得老师说的对,下回注意,之后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错的地方自己记下来。而我的另外一个同学就比较脆弱,只要领导一批评就暗地里哭鼻子。最后领导就说,“你也像陈大夫学学,人家怎么批,都不带上火的”。
 
  其实,年轻人就是被“训”着成长的,被批评是因为人家关注你。所以我的体会是,在我们成长的路上,会经历很多磨砺,有时候也需要脸皮厚一点。
 
  第四,提升综合素养。
 
  作为一个医生,如果仅仅是“善良”“能沟通”“内心强大”,还不足以被称作一个好医生。关键时候能上手操作、能做作出决断的医生,才足以被人尊敬。
 
  医生是一个非常有专业特色的职业。所以应该不断丰富基础知识、临床医学知识以及心理学、社会学、哲学等方面的修为,这样才能提升自己的综合实力,否则未来的发展就会遇到瓶颈。
 
  3在医患的平等交往中,彼此都会有好的收获
 
  第五,提升沟通能力。
 
  作为一个好的医生,无论是在团队内还是面对患者,沟通能力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你的大脑有多发达,你手上的技术有多好,都需要借助语言的表达去达成共享。医患沟通,并不是要求你普通话说得有多好,或是多会夸夸其谈,多么满腹经纶,更重要的实际上是一种态度,而态度源自由内而发的宽容,以及对于病人的一点点进步和配合的奖赏和鼓励。
 
  说到对病人的鼓励,我想讲一个小例子。我记得有一次做手术,术中发现病人有一根完全慢性闭塞的血管,这个病变拐了一个小到仅仅30°的弯,而我们没有应对这种异常解剖结构的导丝器械,所以大家为此奋斗了两个多小时,导丝也没有能成功过去。后来我一想,能不能采取另外一种策略,用一个大点的球囊,先把它的空间弄大一点,再去重新调整。用这样的方法,终于成功为患者实施了手术。这项手术在北京另外一家有名的心脏中心没能完成,而我们却挑战成功了,所以我当时很高兴,就对患者讲了一句:“老王,看来你上辈子一定是做了很多好事,所以咱俩今天做成了。”这之后,我跟这位患者保持着长达10年的联系。在这10年的交往中,即便我跟他说过的话不计其数,但我发现他印象最深的就是上面那一句。每次复诊见着我就说:“陈主任说我做了很多好事,这个才成了。”所以我在想,其实我们在和病人做交流时,有时一句无关疾病诊治的话,反而能让病人久久不能忘怀。
 
  卡耐基说过,一个人事业上的成功可能只有15%取决于他的专业技术,而85%是靠人际沟通和处事能力。可以说,是否能做到有效沟通,这也是决定我们人生高度的一种重要能力。沟通有很多的原则,比如强调双向、时效等等,此外,沟通的环境也非常重要。
 
  在国外的医院中,会设置有专门供医生向患者和家属交代病情的一个私密小房间。在2009年我们心脏介入中心成立时,我们下狠心缩减了医疗空间,特意安排了这样一个“交流间”。我当时就想,宁愿少一间导管室,也要为医生和患者及家属保留这样一个沟通的空间。
 
  此外,积极的倾听也是一个好医生取得病人信任的一个重要基础。
 
  事实上,我也曾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有时候病人确实太啰嗦,一天要看的病人太多,实在没有更多时间和他聊。但这里面确实要有一种技巧。需要注意,你的倾听、必要的倾听还是非常必要的。
 
  有研究表明,在沟通的实际效果当中,你能表达出来的只占你所想的80%,而别人能听到的是60%,能听懂的有40%,最后能接受的只有20%。大家可以想一想,我们每天说的话,到底有多少能被患者成功接收。因此在做沟通的时候,时时做到换位思考是非常重要的。
 
  记得有一个患者手术出了并发症,心包填塞,我们成功救下了他。治疗过程中,在和其他治疗团队讨论时,我曾说了一句话:“不要考虑病人欠费等其他问题,如果有欠费我来负责,现在救人是第一位的。”碰巧,这句话被在门外导管室的家属听到了。如今,近20年过去了,每年春节,这位患者都会在大年初一一早发来拜年短信。
 
  行医过程绝不仅仅是单纯的技术治疗问题,它还涉及更为复杂的道德关系、价值关系、利益关系、文化关系和法律关系等等。这里,我想说一下,我们跟患者到底能不能成为朋友。
 
  行医一路走过来,实际上,我觉得这里需要有个度。我个人认为,在服务关系方面,他们确实是你的病人,病人从你的服务当中获取了健康。而与此同时,你之所以能成为优秀的医生,是因为我们从每一个病人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是你最好的老师。此外,在与他们的沟通交流中,很多病人身上的一些人性的闪光点,也能让我们得到精神上的提升。所以别把医患关系搞得那么庸俗,也不要搞得那么冷峻。在彼此这样一种平等交往的关系中,我相信双方都会有很好的收获。
 
  如今,我们正在经历社会的巨大变化。希望我们能成为“服务型”医生,能够通过换位思考来更好地为病人服务。
 
  第六,提升创新能力。
 
  为什么要创新?因为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每一个疾病的病理机制,它的愈后以及用药、器械在每一个个体中运用的效果都有个体差异。因此,作为一个临床医学专家,需要有一种不断发现问题、想办法解决问题,同时又推广技术的能力,这就被称作创新和转化。
 
  10年前,我们的院党委就提出,要建设“研究型医院”。所谓“研究型”,实际上是要在临床中发现问题,然后通过基础和临床研究验证某个理论、创新某个理论,然后根据这些理论研发某项药物和器械,进而转化到临床应用的一个过程。
 
  那么,如何具有这种科技创新的能力呢?
 
  我觉得首先要会提问题。如果你在查房时都默不作声,那肯定不行。但这是我们很多中国和亚洲学生存在的普遍问题。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大家要始终保持好奇心,要保有对知识和真相的一种饥饿感。在美国的斯坦福大学,他们有一个叫bio-design的团队,我曾经见过那个团队,他们的工作方式,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中,其中有工程师、理论科学家、学生、企业市场需求调查员、临床医生,这五类人会围绕一个命题随意地提出问题、画出想法。墙面一片空白,你想怎么写都可以,大家根据各自写下的内容提问题、找思路。创新就是这么来的。我觉得未来,我们也可以安排这样的课程。
 
  因此,如果想成为一个符合吴阶平教授的标准,即拥有“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艺术性的服务”的好医生,你需要具备上述这6方面的能力。虽然总结起来看似很简单,但它的内涵和要求是很丰富的:要有能力、有自信、有同理心,同时能够游刃有余地和他人交流,又兼具创新思维。因此,要做个好医生,我们要时刻勤勉,时刻自省。